返回

自求吾道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受命(1/2)
首页 书架 存书签 目录 阅读记录

正于神机峰大殿行推演之法的善慧皇忽闻任星移惨叫。她不得不暂撤道法瞬移至任星移的洞府前。

数名神机峰弟子亦闻讯赶来。

善慧皇见洞府石门紧闭。她右手横移破开门上禁制。

众人随即看到任星移躺在血泊之中。

善慧皇冲进洞府以自身青紫色灵力护住任星移。待她细探过后,她神情凝重地取出一枚赤色丹药喂任星移服下。

任星移煞白的脸色逐渐好转,其眉心处的伤口亦慢慢结痂。

善慧皇对门口一众弟子道:“除了洪瑜,其他人都回自己洞府。”

“是!”外面的弟子纷纷听命离去。

那名为洪瑜的白衣女修走入洞府道:“师尊,任师弟情况如何?”

善慧皇痛心道:“他双臂骨骼尽碎,本命印痕被毁。即便有凤元丹相助也需静养百年。在此期间,他修为大减已成定局。”

“任师弟不是走火入魔?”洪瑜震惊道。

善慧皇忆起当年任星移阐述的忆月峰际遇,她????????????????冷声道:“是有人借用了星移的本命印痕,再将受到的反噬之力转嫁给他。”

洪瑜虽觉不可思议,但她清楚自己师尊的能为,她立马选择了相信。她急切地问道:“师尊,到底是谁在害任师弟?”

善慧皇若有所思地望向东方:“郗汲!”

洪瑜诧异道:“上一任极难胜皇?他不是兵解道消了吗?”

“三君临地远非表面那么简单。道灵护境阵更像是郗汲避开外界窥探的手段。”善慧皇道。

洪瑜看着陷入昏迷的任星移道:“郗汲为什么要对任师弟下手?”

洪瑜说完突然想到花径轩尚在极难胜地,她担忧道:“师尊,小师弟会不会有危险!”

善慧皇告知洪瑜道:“径轩的命格与极难胜地契合。祸及他性命的危险反而在极难胜地之外。”

洪瑜哎了一声:“小师弟真的无法逃脱命数吗?”

善慧皇无奈道:“何止是径轩,就连我都不能凌驾于命数之上。”

“可我们明明用神机道算之法改变了很多事情。”洪瑜道。

善慧皇伸出右手,从北面墙壁隔空取来一颗稻米大小的石子。她问洪瑜道:“你觉得这颗石子对那面墙壁重要吗?”

洪瑜摇头道:“不重要。”

善慧皇将那颗石子放在身侧,又自那面墙上剥离一块形似婴孩拳头的石块。她再次问道:“这块怎样?”

洪瑜沉吟片刻道:“还是不重要。”

善慧皇稍微用力。伴随着咔嚓声响,一块九丈长七丈宽的巨石从墙壁中央脱落,直直地砸在地上。

整座洞府都因这巨石摇晃了数下。

善慧皇道:“现在呢?”

洪瑜脑中思绪纷飞,她情不自禁地走向那面墙壁。其上还有许多朝四周延伸的裂痕。等她走至墙壁前方,她顿悟道:“师尊,我明白了!”

善慧皇重新拿起那颗石子:“神机道算之法于细微处确实能改变命数规避天道惩罚。但这种改变极为有限。一旦超出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“我们是何其的无力与渺小。”洪瑜失落道。

善慧皇承认道:“确实如此!命运就像一条洪流,世间万物组成了这洪流的各个部分。它带着我们奔腾向前,不具备任何情感只按自己的轨迹规则行使。”

“所以您经常教导我们要‘随缘而至,顺势而为’。”洪瑜道。

善慧皇感知到洪瑜的情绪,她问道:“你还是不甘心?”

洪瑜苦笑道:“师尊,说出来您可能不信,徒儿这会儿愈发想去战胜命运了。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,胜一次就好!”

善慧皇正视洪瑜道:“你不怕遭受劫数?”

洪瑜眼神坚定道:“我更怕自己成为命运的傀儡。”

善慧皇仿佛看到了某位故人。她说道:“挑战命运者比比皆是,但战胜命运者,我至今未见。”

洪瑜激动道:“师尊认识挑战命运之人?”

善慧皇道:“我有一名挚友,从我遇见他起,他便在和命运做着斗争。他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悍不畏死地投入。”

洪????????????????瑜追问道:“他会成功吗?”

善慧皇轻笑道:“我这里没有答案。如果哪天他成功了,我一定通知你。”

“多谢师尊!”洪瑜俯身作揖道。

善慧皇将任星移交托给洪瑜道:“为师要去替那位友人行推演之法,你带星移前往门内密室。”

洪瑜应下道:“徒儿遵命!”

回到神机峰大殿的善慧皇取出一盏无油青灯道:“无论你成功与否我都会陪你走到最后。”

远在极难胜地的石武发现天魂内赤焰翻涌,他施展《九转化灵诀的内
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目录